监狱探照灯

梦想生活家40 李政德|拍下无数“丑照” 却拿下多个大奖

发布日期:2022-01-12 21:05   来源:未知   阅读:

  李政德的摄影表达,有着自己偏执的艺术气质,在城市和农村,在进化与废墟之间,每一段影像中都夹杂对社会、对现象,对物质和精神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共振式的价值审视。

  如果说过去20年是中国城市化进程的缩影,那么李政德的作品则是这段进程的视觉化呈现。小镇县城和一二线城市,在或平缓或突进的城市化进程中,人们文化生活和精神状态的改变,始终是他直接摄影作品共同的母题。

  是好奇心的驱使,也是个体在狂飙突进的城市化进程中的拉扯感,让李政德以独特而刁钻的视角,用相机记录下了这“看不见的世界”。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政德被网友称之为“垃圾摄影师”。大众在面对《新国人》《东园南园》等这一系列的作品时,第一反应是“丑”,而这些“丑照”却接连斩获国际大奖。2013年,《新国人》获侯登科摄影大奖后,李政德在争议声中开始被熟知。

  2011年,深圳龙岗宝亨达酒店,豪车留影的酒店白领《新国人》系列作品 央广网发 华盛集团 供图

  “《新国人》在一个特定的点上,表达我对社会精神在狂飙突进的情况下的一个观察和观测。《东园南园》则是在一个面上,在一个更日常的更普通的面上,呈现一个街头的东西。”

  “从一个点到一个面上,去表达我们这个时代,人们的文化状态和精神状态。也试图从碎裂零散的拼图中,完成对一个城市的审视。”闪光灯的出现不是破坏了现场气氛而是创造了另一种效果。瞬间的闪光让事物无所遁形,原形毕露。“

  而这种以点带面的创作手法,也出现在他的另外一部作品《山河岁月》中。上部《十年安化》是从一个点上去拍摄,而下部《从资江到长江》是在一条线、一个面上的拓展。点和面互相呼应、互为补充。

  点和面的互相呼应是空间上的概念,而在时间的范畴内“我们的肉眼只能看见当下的一瞬间,无法看见一段时间的流逝”。

  《看不见的世界》是通过长时间的曝光,短则几分钟,长则两小时,将人们无法看到的一个时间段,固定在一个平面上。“其实我这个就是把一段时间浓缩在一个画面,一个底片上,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是看不见的。”

  在其作品所呈现的内容中,它都是晚上的一个角落,如果不是摄影师或者是不像李政德这样的摄影师,人们也不会看见这样的画面。

  十四年的创作经历会不断地激发新的灵感和思考,《图层》系列就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借助软件和大量的素材尝试再造一个新的平面视觉现实。

  李政德总能从现实中找到题材的切入点,那种艺术家的视觉深邃而独特,却又烙印着自己生活的轨迹。

  从安化县城为中心做一个点,然后从小镇一路走到长三角地区,从一个内地小镇走到一个最发达的城市区和经济区。这样的过程,也是他影像艺术的履历;19岁之后就没有长期在家呆过,再回到故乡的时候,“它跟外面的世界一样,它也在城市化,在十年的进程中它的城市硬件也基本上饱和了。”

  为此他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人迹罕至的山峰有棵参天古树,杂草丛生的荒野有座千年古塔、孤独绝美的海岸砂石……在李政德的认知里澳门六合现场直播,海南是人文的,而这种人文经历千年,仿佛等一个人,再次做解。

  他计划用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去完成环岛拍摄。“我特别感兴趣的就是苏东坡,一个岛的历史,它因为地质活动脱离内陆,被大海隔开,无论是从自然还是人文的角度,大家都没有去考量过这个岛屿。大众印象中的海南岛是沙滩、椰树,所以我就想从一个交织的地理地质自然的时间和人文的轴线去走一遍。”

  “我一直是一种旁观者的视角,局外人的感觉。”但作品却无不透露着那种无法压抑的疼痛感,经常拍着拍着会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天哪!怎么会这样?”

  拍摄过程中,看到海南一些非常有特色的,历经百年的南洋风情华侨建筑隐没在杂草之间,李政德感到唏嘘,摄影背后,他呼吁一种对文明的保护,对遗落废墟的人文重建。

  关于未来,李政德有着清楚的计划:开始尝试做装置类的作品、筹划把之前的《山河岁月》上下两部曲想办法出版、整理之前所有的胶片……